首页>特色栏目>地勘文化

父母的脚步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  时间:2017-08-30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家庭,我的童年在我的记忆里,幸福的时光莫过于夏天在院子里面和小朋友们捉萤火虫,爸妈在旁边围观,六一儿童节的时候,他们带我去图书馆给我讲故事。说到这些,心里的快活都难以言语,余味未尽。可见父母给予孩子最真实的爱,能够让人永生难忘。

  老爸虽有一些陋习,但是他为人质朴,心里实在,知道担当和责任,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胜过同时代的周边的很多人,他也有无理的时候,比如说当着众人面前嘲笑我,当着另个家长的面前批评我,时常给我贴标签,说我不擅长数学,说我沉迷不靠谱的艺术,我觉得很多都是不是基于客观观察下给我的评价。

  但是更多的时候,他都对我慈爱有加。他喜欢早起研究化学,给我补习,吃点老底给我分析文言文,这些过往我都不曾忘记。

  大概幼年时,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饭桌上,老爸给我讲故事。于是老妈再也不用追着我喂饭了,我会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子上,听着他绘声绘色的讲述各种各样的奇闻异事。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猴子与蟒蛇》的故事,因为断断续续的讲了三次,故事太长了,他还得钓着我的胃口,让我乖乖坐在桌子上吃饭。

  老妈在我的印象里是脾气暴躁的,时常教育我不准干这个不准做那个,我小时候极其的爱跳舞,时常约着伙伴们编排各种舞蹈,爸妈很是反对,他们担心影响成绩。我就偷偷的跑出去,说是找人一起学习。有一次,我们竟然撞见了迎面骑车过来的妈妈,几个小伙伴赶紧躲到了一个废弃的房子旁边,战战兢兢的,只听见妈妈在外面使劲喊我的名字,我实在是不敢躲下去了,就战战兢兢地跑了出来。这个时候,妈妈把自行车停在一边,一步并两步的跑过来,边给我拍身上的灰,边温柔的说,你躲什么躲呀,多危险啊,你想去跳舞就去吧,记得早点回来。这一刻,我历历在目。

  普通公务员家庭生活并不富裕,但是妈妈将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普通家庭妇女管理一个家,绝对不是不需要智慧的,她得在维护家庭正常开支的情况下,能够适时地满足孩子和家人的愿望,我到如今成家了才知道这个是有多难。

  在我的朦胧的记忆里,我的愿望基本上都得到了满足,除了几个极不合理的。我如今还时常回忆起那种小情绪作祟的日子。家庭管理也是一种管理,它需要智商和情商,老妈并不是一个爱阅读的人,所以她的家庭智慧,完全都凭借自己对生活的观察和总结,现在的我回想起来实属不易。

  后来我去读大学,回家的时候,老爸没那么爱当众嘲笑我了,老妈没有那么严厉,反倒是我经常会觉得我爸是“八股文”,我妈又看书少,时常让他们加强学习,我害怕我们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我担心我一直在拼命的往前跑的时候,他们却越来越步履蹒跚。

  现在30岁了,我意识到,也许我不能那么严格,鼓励他们进步学习是应该的,但是应该看到不可逆的改变正在发生,我也许应该改变对他们的态度,原谅他们的一些“不文明”,在一定的程度上做要求,但是不要超过度,人都是需要慢慢的改变了,现在的我们不就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对世界有了更清晰全面的认识了吗?

  爸妈们走的慢,那就让他们慢慢走,我走得快,偶尔得停下来等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