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色栏目>地勘文化

汇聚承载湖南煤炭人的情结——迎接党的十九大召开

湖南省煤田地质局  时间:2017-09-12

  以史为鉴,资政育人。湖南煤炭工业文献史志工作按照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关于续修<中国煤炭志>有关工作的通知》,2016年5月由湖南煤矿安全监察局为修志工作牵头单位,湖南省煤炭管理局、湖南省煤田地质局、湖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为修志工作协办单位全面启动了湖南煤炭工业志(1991-2015)》编繤工作。2017年5月18日,《中国煤炭工业志》编委会在长沙召开《湖南煤炭工业志》(送审稿)终审会,一致同意《湖南煤炭工业志》通过终审,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落字成书、载入史册,意义深远。

  在湖南省煤田地质局工作40年的我有幸参与了湖南煤炭工业文献史志编繤工作,翻阅湖南煤炭工业二十五个春秋的光辉岁月,艰辛与跋涉、摸索与沉淀、悲壮与奉献,奋斗与荣耀的湖南煤炭工业改革发展历史画卷,汇聚承载湖南煤炭人的情结,是我人生一辈子永远的记忆!

  在湖南的经济结构中,煤炭是湖南能源消费的主要品种,一次性能源消费占70%左右,煤炭在湖南国民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但是,湖南省属煤炭资源小省,人均煤炭资源量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5.5%,全国煤炭采储比(开采与储量比率)平均为1:770,而湖南省煤炭的采储比仅为1:67。湖南煤炭赋存条件复杂,小块零星分布,煤层变化大,灾害齐全并且严重,采煤工作面生产能力小,湖南煤炭的储量占全国总储量的0.2%,而产量则占全国的3.08%,开发强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在狭长漆黑的巷道里,在煤灰飞扬的工作面上,煤矿工人在那里佝偻着身子,艰难的一镐一镐地开采煤炭,到楠木山、周源山、资江等多个煤矿成功使用综合机械化采煤,夺煤保电、夺煤保钢、夺煤救灾……,湖南煤炭人在夹缝中求生存,在危机中显本色,实观了煤炭对湖南省经济发展的需求。2012年煤炭年产量达到8823万吨,储量利用之高居全国之首,成为独具特色的江南产煤大省。坚韧、霸蛮、担当、敢为人先的伴生史,无不是湖南煤炭煤人的奉献和精彩,被誉为“开采光明的人,特别能战斗的群体”。

  从二十世纪80年代有水快流,到民营煤矿的蓬勃兴起,小煤矿(非省属重点煤矿)产量占全省煤炭产量的70%以上。湖南煤矿的基建投入过去一直是中央和省财政为主渠道,煤炭放开进入市场,民间资本的注入使全省的煤炭工业进入盛世,在湖南很多市县小煤矿的税收已成为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对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无可替代。然而,由于监管不力、管理失控,出现了小煤矿无序开采、破坏资源和生态环境、安全事故频发的重要问题。1997年湖南省政府颁布了《湖南省乡镇煤矿管理办法》,依法维护乡镇煤矿的生产秩序。1998年、2001年国务院下令对小煤矿关井压产,湖南省政府提出“落实国家政策,结合湖南实际;考虑国计民生,立足长治久安,加大整顿力度,加快产业升级”的煤矿整顿关闭工作原则,对小煤矿的打压力度持续加大。2007年湖南省政府提出“—揽子”解决小煤矿整顿关闭问题的总体方案,坚决关闭淘汰一批、整合重组一批、改造提高一批,减少煤矿数量,从根本上改变全省煤矿散、小、差的面貌。2010年省委书记、省长周强亲自审查签发湖南省深化煤矿整顿关闭专项行动的方案。通过煤炭生产秩序整顿、资源整合、关闭重组,全省煤矿从最高峰期的13000多处,到2015年只保留401处,是全国关闭煤矿数量最多、比例最高的省份。

  苦于身,品于行。1993年湖南省煤炭价格放开,把煤炭企业推上市场,并逐年抽回国家财政补贴,正逢国内煤炭市场疲软,企业生产经营举步维艰,资金极度紧张,部分单位拖欠职工工资,职工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湖南省煤炭地质勘查几乎没有国家资金投入,2000年钻探进尺减至1186米,仅为1991年的2%,地勘单位成建制转产,职工大量下岗。特定的历史和煤炭全行业经营困难,使湖南矿区和地勘单位形成数量庞大的低保户、低收入户和低收入边缘困难户等困难群体,艰辛、困境让人动容,令人心碎。但在这片热土上出生、成长、工作、生活过的煤炭人,情定煤海无怨无悔,坚强忍受着种种不公和世俗的冷落,用朴素的情怀守望初心,把自己的一生甚至生命都献给自己认定的煤炭事业。

  煤炭资源赋存的有限性及不可再生决定了煤炭企业往往会“因煤而兴、因煤而衰”。2000年,湖南省依据国家相关政策开始对资源枯竭、长期靠国家政策性补贴维持简单再生产的省国有企业实施政策性关闭破产,涉及近8个亿的资产和14亿的债务,剥离职工2万多人,成为湖南省工业国有企业破产浪潮中的新案例。2003年,全省国有煤炭企业改制工作全面启动,通过法人相互参股,职工入股,引进民营资本,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和产权多元化。2004年湖南争取中央补助资金近17亿元,对国有重点7个煤矿实施政策性破产重组,一次性处理不良资产9.9亿元,核销债务10亿元,职工再就业率达90%。2004年8月,湖南省政府审议通过《湖南省属国有煤炭企业深化改革总体方案》,原有的三大矿务局全面改制。分亦应时,合亦顺势,三个矿务局分块管理成为历史。

  2006年6月,“具里程碑意义”引起业內的强烈震动,湖南涟邵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资兴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白沙煤电集团有限公司、长沙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湘潭矿业集团公司、省辰溪煤矿等6家国有骨干煤炭企业整合,其资源占有率为全省总资源的40%以上,一匹黑马从湖南省工业企业转型中杀出。

  湖南煤炭资源整合更多的方式是通过鼓励和支持矿井规模、资金实力等有相对优势煤矿企业以收购、兼并、控股等多种方式整合改造小煤矿,通过资源和产权连结把更多的小煤矿纳入优势煤矿企业管理控制体系,2013年全省已整合组建49家煤业公司(集团)。

  煤矿是公认的高危行业,湖南是典型的水、火、瓦斯、煤尘、顶板灾害俱全的重灾区,有41%的矿井为高瓦斯突出矿井,9万吨及以下突出矿井数居全国首位,百万吨死亡率是全国平均值的3倍,1991年,全省乡镇煤矿百万吨死亡率高达45.25%。1995年6月,涟邵矿务局利民煤矿煤与瓦斯突出事故,突出煤矸3174吨,迄今为止仍是国内煤巷掘进最大的突出强度。煤矿安全生产这道解题考证着省委、省政府履职的能力,对生命的敬畏。长期以来,湖南省委、省政府把煤矿安全生产作为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实施“打非治违”、开展瓦斯治理攻坚、提升机械化水平、推动煤炭产业结构调整、加快煤矿应急救援能力建设、改革煤矿安全监察体制,从技术、装备、管理上形成了一个综合的安全保障系统。1999年湖南煤炭工业管理局改组为湖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实行国家垂直管理体制,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执法对煤炭安全生产监察的先河。仅2001年在煤矿安全专项整治的同时,各级政府和煤矿企业投入安全整改资金2.1亿元。2004年,在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中,市州和县(市区)设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全省14个市州、120个县级安全生产监管机构、1200名监察员全部设置配备到位。2005年湖南省政府下发《湖南省关于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强化资源开发监管体系。2010年6月,湖南省委书记周强主持省委常委会,强调宁可少要一点GDP,宁可牺牲一点财政收入,宁可从外省调煤保电,也要确保煤矿安全生产。践行“不以生命换利润、不要带血煤”的庄严承诺,2015年,全省煤矿百万吨死亡率降低到0.73%,甩掉了湖南安全生产重灾户的“帽子”。

  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和煤炭企业经营机制的转换,湖南煤炭工业实现“煤与非煤并重,产品经营与资本运营并举,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融合”。第三产业的发展异军突起,成为湖南煤炭经济发展的生力军,形成了为煤炭生产配套的建材、煤矿机械制造、建筑施工、洗煤储运、设计评估、LED高新技术等产业链,一度占据湖南煤炭工业产值的40%以上。湘煤集团推进资本运作,实施资本整合,实现股权融资37亿元。湖南煤田地质局先后发现涟邵、郴耒、韶山、资汝、桑石、黔溆等六大煤田,探获资源量约45.7亿吨;煤层气储量约873.82亿立方米;页岩气地质资源量为7.66万亿立方米。

  湖南煤炭工业在25的发展进程中把推进结构调整和自主创新作为转变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把深化改革开放作为促进科学发展的根本动力,由“粗放型增长”向“集约型增长”转变,通过“去弱存强、去小存大”和“整合提升”,加快煤系资源综合利用,大力推进洁净煤技术产业化发展,大力发展煤层气(瓦斯)产业,煤转电、煤转油、煤转气……,镂刻煤炭新的价值丰碑。

  回首往昔,过去的岁月化作沧桑的年轮,留给我们的是充满激情的永恒记忆。二十五年风雨兼程,岁月如煤,煤,确实带来了环境污染,带来了贫富差距,带来了生命的重创,但是,煤炭连接着千家万户,关系着“省”计民生,默默的献出热与光。湖南煤炭人“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历史见证了他们的平凡与伟大,史书记载了他们的情结与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