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跌落在地的四人再也没有力气站起,脸色惨白着,几乎损失了身体里的四分之三的血,如果不是体质特殊的人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其中李龙是四人中最惨的一个,他没有什么法力,只是血脉天赋在,现在被抽取这么多的血,根本无法动弹。

在辰龙剑闪过后,墓室里似有若无的味道就淡了很多,其他人也感觉那股压力小了很多,起码不是完全无法动弹的那种。

眼见着半人高的树下,那具段成两截的尸体自动衔接上,皮肤也饱含水分,甚至心脏也开始鼓动!

活了,没有头却依旧活着!他的躯体依旧和昆仑神木融为一体,一人高的神木成长的速度缓慢了很多。

“我懂了,哈哈,我懂了,长生的秘密,我懂了!”破障派掌门看到这一幕后开始狂喜,而后猛的一吹口哨,唰唰唰,几个素衣人冒了出来。

“掌门!”

“长生的秘密,我懂了!”

“恭喜掌门!”

此时,墓室内的压力已经持续减弱,马文天等人也都恢复了过来,那几个军人看到那无头尸体顿觉恐怖,便持枪打来。

乒乓几声,刚刚还跳动的尸体瞬息血葫芦一般!

“你们敢!快杀了他们!”看到这一幕的破障掌门目眦欲裂,大吼道。

“是!”几名素衣老者立刻想要出手,却发现法力受限!

怎么会这样?脑子一瞬间的发蒙,可是子弹却不留情,砰砰打来,打的他们不断躲避,好生狼狈。

事到如今破障掌门也道不妙,不知是不是这里对法力有压制!“撤!”他大喊一声。

素衣则抓住破障掌门与神树,欲逃出此地。

“不能让他们逃出去!”斩鬼少年大喊,手中噬魂刀已经飞将出去,朝着那一群人冲了过去。

“啊!”只听一声惨叫,一个素衣人栽倒在地,却冷不防一阵浓烟滚动,那一群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秘法逃离!此时,墓室开始晃动起来!

“糟了,这里快塌了!我们快走啊!”钟杰扶起马文天,却感觉自己的手掌隐约作痛,似乎在劈向那尸体的时候,被碰到了什么东西。可是现在也顾不得许多,大家只能顺着来路狂奔。

一路上地动山摇,在前方扶着马文天撤退的钟杰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道风袭来,下意识的转头,便看见一只蛊虫朝着自己飞了过来!

那一瞬间他双目圆睁,可是手掌剧痛,又被那石室压制,身边就是马文天,躲都没地方躲。

看着蛊虫后方那一脸狞笑的胖子和黑衣女,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对方就是那蛊师!

眨眼间那蛊虫就到了近前,一下子划出一道血线,钟杰用来抵挡的手掌立刻青紫起来!

这时斩鬼少年及李龙已经走远,就算不远又如何,如此地动山摇,他们也不可能会回来救人。

“你这个小杂种,去死吧!”阴阳钩顺势扎了过来,那细细的钩子上淬着冷光。

忽然间,钟杰青紫的右手瞬间翻转,一只红色的血蜘蛛打了过去。血蜘蛛背后一个骷髅般的花纹,甚为恐怖。所到之处,竟然燃起了一道火线,火线顺着阴阳钩蔓延。

那两人稍稍吃惊,却不打算留手,抽刀劈下来,刀锋堪堪带着疾风而下,眼看着就要劈到钟杰,马文天忽然抬手以辰龙剑一挡,却如同强弩之末,失血过多的他脸色惨白着,受到的压制最强。

黑衣女也在这狭窄巷子内跳了起来,她身法灵活一下子就延着墙壁越过两人,与胖子形成了前后夹击的状态!

前路被堵,后有胖子的步步紧逼,钟杰的一狠心,右手挥动,大片大片的蛊虫孵化出来。

黑衣女倒也不怕,也跟着抖落了不少蛊虫,双方的蛊虫交汇厮杀,恐怖至极。

就在这时,钟杰的感觉自己半身麻痹,右掌剧痛无比。这痛来的极为蹊跷,令他方寸大乱,一下子就跪在地上,马文天也随着委顿在地。眼看着两人就要下毒手,忽然簌簌之声响起。

从洞顶开始掉落黑色甲虫,铺天盖地潮水一般用来,看那样子十分的凶残,更恐怖的是他们发现这整个墓道的黑色墙壁并非墙壁,而是会活动的,一个个细小的虫子所组成!

“千足虫!胖子,别管他们,快走,他们还能拖住这虫子一阵子。”黑衣女吆喝道,胖子也不恋战,因为他已经看见了背后千足组合在一块,化为的巨大虫群。

他一步跃过两人也不管他们,但愿这两个活人能拖住这些虫子一时半刻也好,看他们的样子也是掏不出来的。

黑衣女和胖子狂奔逃跑,钟杰和马文天却在这黑压压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